高山流水◎知音难寻

德云小小段~(六)

小梅走了以后,老秦每天都会给他发个“您”
对此,小梅很是不解,可每次问他,他都不回话。
放假了,老秦来找小梅,小梅有问他什么意思,
老秦轻轻拍了他一下,说“傻瓜,就是你在我心上啊”
小梅很是感动,就给了他一个爱的小么么
然后人们就看到两个长得很nice的男生,一个红着脸在前面快步走,另一个挂着痴汉笑跟个傻逼似的在后面追。

Leslie Cheung forever

德云欢脱小小段~(五)

最近,九郎总觉得自己不够浪漫,便想去请叫风流才子秦霄贤。
秦:嘛~这还不简单。就顺势走到沙发上的梅九亮旁边坐下,并示意杨九郎“看好了!”
秦:亲爱哒~我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~
梅:(瞥一眼)问呗
秦:从前有两个人,一个叫我喜欢你,一个叫我不喜欢你,后来我不喜欢你死了,活着的那个叫什么啊?
梅:我喜欢你呗,啊!讨厌~~你个死鬼~~(扑)
秦霄贤抱着老婆看着站一旁看满脸:我擦!还有这种操作的九馕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家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郎:辫儿!辫儿!辫儿!快出来快出来!我有个问题问你!
辫:嘛呀,嘛呀,问嘛呀,问完就死怎么着!说!
郎:从前,有两个人,一个叫我不喜欢你,一个叫我喜欢你,一天,我不喜欢你死了,活着的那个叫什么?
辫:傻逼,就这么个破事,你跟鬼撵的似的,活着的那个叫幸存者呗
郎:………………得,我先去忙了(看来我还是比较浪漫的人了)

为什么显示的是1186,而这又是这样?

德云小小段儿~(四)

最近,小张同学很郁闷,感觉大家都在躲他
今天,九萌萌来找他谈话:“辫儿啊,最近大家都跟我反应了一些情况”
“什么情况?”
“说你最近说话口气不怎么好,你最好改改”
口气不好?为嘛啊?小张同学百思不得其所,而且越思越委屈,顺手就剥个大蒜嚼了起来

德云欢脱小小段儿~(三)

某年某月某某时某分某秒,大林,小辫儿,堂主,大师兄,颜笑颜染几个货物聚在一起目不转睛直勾勾的盯着对方。
突然!停电了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笑:姐!我大约好像差不多可能是瞎了!
林,辫,染:我也是!
染:大师兄都是因为你!
兄:干我毛事?
染:就是因为看你看瞎了!
林:大师兄你还有这功能!?
辫:大师兄你得赔我,我这闪亮亮的大眼睛以后就睁眼瞎了,还不如那一线天呢!
兄:屁!我看自己这么多年怎么也没瞎!?
众:丑习惯了呗~
兄:我说算你狠~乱用瞎子的眼神~
这时灯突然亮了
众:苍天呐!大地啊!皮卡丘保佑啊!劳资没瞎!
刚进门的高老板看到后带着小栾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。

德云欢脱小小段~(二)

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,辫儿和九郎吵架了
辫:你个小眼八叉的东西,你再这样信不信我和你绝交
郎:绝交是个什么体位?
辫:乖,咱俩吵架呢
郎:别啊,你先告诉告诉我绝交啊
辫:杨九郎!你是不唔~嗯~

德云欢脱小小段儿~

入坑也有断时间了,手一痒痒就写了个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梗:颜染颜笑俩姐妹是王惠大舅的女儿的孩子,家大人出国了,把她们送到德云社,在德云社,过着逗逼到死,虐的无爱的生活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贤梅:
某天某时某分某秒,正在闲逛的颜笑遇到了同样也在闲逛的秦霄贤
笑:哟~哥怎么没见九亮哥和你一起出来啊
秦:嗨~他呀,和小菊玩儿去了
笑:哥,我劝你一句啊,以后尽量少让九亮哥和小菊待一块儿
秦:为嘛?
笑:因为只有梅九亮(没酒量)才能被尚筱菊(上小菊)啊!哎!哥你干什么去!?
秦:拯救“不能喝”去!

玉三郎好美,想写他的文呢~